走进课程
算盘:来自中国的数学“神器”
整理者: 编辑时间:2016-08-12 08:58:10
算盘:来自中国的数学“神器”

——不仅仅是一把工具那么简单

神墨与美国圣地亚哥Barnard公立小学正式签约合作

2016年春节期间,神墨总校长李绵军赴美进行珠心算的教学交流及推广,其间在当地中小学举办多次试讲课,受到学生及家长热捧。为期一周的实验课中,神墨珠心算受到美国当地校方与家长一致认可,家长代表还提出额外开班的请求。

2月10日,神墨与美国圣地亚哥巴纳德(Barnard)公立小学正式签约合作。美国孔子学院主席Lilly教授,圣地亚哥市学区教育局长也出席了签约仪式。此外,李绵军还在中学Adobe Bluff Elementary School、Pacific Beach Middle School等学校分享珠心算公开课。此期间,神墨陆续收到了圣地亚哥学区的多份深入合作邀约。
\
【神墨与美国巴纳德小学合作。美国孔子学院主席Lilly教授(右二),圣地亚哥市学区教育局长(右一)出席签约仪式】

 “美国的大人和小孩,见到了珠心算都非常喜欢,包括当地老师校长在内。这种喜欢并不仅仅是对于新鲜事物的好奇,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是一种热爱。”在场的多位教育工作人员如是评价。李绵军总结道“这种喜爱的缘由是多方面的——算盘不但让他们接触到了纯正的中国文化,还切实地帮他们解决了多年困扰的数学教育问题。”

不仅仅一把工具那么简单

南怀瑾先生曾经对珠算推崇备至:

……最近七八年中间,我带了年轻同学们,拚命推广儿童读书。社会上把我的意思理解错了,说我推广儿童读经,好像提倡复古。但是我提倡的是“中、英、算”一起上,包括四书五经在内,尤其是唐宋以前的经典,要读诵、背会、默写,还有英文经典,并且练习珠心算(珠算熟习以后,心里有个算盘作心算就很快)。这是文的教育,还要武的教育,艺术的教育,融合人格养成教育一起来。看上去内容很多,实际的安排很科学,效率很高。

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智慧得到开发,自己会读书,体魄健康,知道怎么做人,会懂得东西方的传统文化,可以谈开创未来了。而且实验证明,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读教育部安排的课程,一个学期的课程一个月就学完了。

似乎许多西方人对东方文化都充满好奇,甚至怀有敬意的同时,也感觉到与这种文化颇有距离——神秘、难以理解的东方文化总是蒙着一层面纱,尤其许多天地人思想和儒释道精神在西方的文化体系和语言环境中难以描述。而珠算,恰恰是这种抽象文化的一个非常优秀的载体——其算法简约,化繁为简,还强调数形结合、知行合一,暗涵各种中国传统文化的哲学思想于其中——算盘越熟练,就越能走近中国文化,越能亲身体验这种文化背后的智慧。

另外,在早期于英国与意大利的分校授课时,便发现“语言并不能成为珠算学习的障碍”:首先珠算与珠心算课堂里的核心语言是1-9的阿拉伯数字与运算法则,不同语言的学生也能很快理解,甚至有学生在无心之中学会了很多中文。

而珠心算学术界还有一个理论:即不需要第一时间让学生明白数理逻辑,只要告诉学生如何运算,学生在运算过程中就会无师自通。这正是珠算的魅力之处:在“做”的过程中体悟“算”的抽象思维,训练学习者眼、手、脑的协同能力,因行而知、知行合一。

就这种特性而言,与西方传统的“先理解逻辑,再进行运算”的主流数学教育模式是有所不同的——许多实验证明,对于年龄较小的学生,抽象的逻辑概念并不容易形成数理敏感,甚至容易另起失去兴趣,引起对数字的恐慌。因此对于这把小小的算盘,许多异国学生都是爱不释手,称赞其“就像是在变魔术”。

来自中国的数学“神器”

“在这几年深入接触了美国小学生后,发现他们与中国小孩相比,数学基本功的确有一定差距,有不少四五年级的学生,当我问到‘8’这个数字时,还是在数手指的——不光是学生,许多家长到成年后,一些简单的加减乘除的口算做起来也远没有中国人那么快速。”

“当刚开始珠算时,学生都是一个个珠来数,比如7,下面一个个数到4后,再数上面的5,然后再一直数到7,但在重复10分钟后,学生拨7就不数珠了,而是能够一下把7拨上。不论学生还是家长都很欣喜。从这一点我发现,珠算对他们意义巨大,可以建立数理关系。许多学生长大后还是数手指的计算思维,这在西方成人中,是很常见的现象。”
\【李绵军正在教授美国小学生——珠算训练能有效提高其数理敏感程度与专注程度】

学中练,练中学,用眼脑手配合去认知数字,从盘面上直观构建数理关系的学习模式是珠算的特点,美国华裔科学家程冠平曾在文章中提到:

从数学的眼光来看,中国的珠算操作,与西方的符号运算,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然而用了珠算来教小孩子做加减乘除,却给人们带来了一个既意外,又令人惊讶的结果。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意外呢?

我们先说,美国老师早在上课时,就发现到了,有批儿童,有“阅读障碍症”,也就是说,这些小孩无论怎么教就是不会认字。这是怎么一回事?许多专家们都参与了研究,是大脑出了毛病,导致学习障碍吗?后来,在费城有个学者发现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拿英文字母A,B,C给有阅读障碍的小孩看,他们就是无法接受这些英文符号,然而拿中文字,如“人,大,小,山”等,来教他们,惊人的事就发生了,那些小孩不但能记下了中文字,并能了解其中的意义。于是“阅读障碍”之谜就被揭穿了,原来,有困难的小孩,并非是大脑中的语文功能出了问题,他们只是无接受抽象的英文符号,而中文是象形的,于是他们就会认了。

无独有偶,“无法接受抽象的符号”,不只是出现在认字之上,在用符号来做数学的运算上,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

西方的加减乘除是用阿拉伯数字123做基础,然后再加上抽象的符号运算。有个学数学教育的朋友曾经想过要提高小学生的数学程度,他觉得目前的教材太老化,想把数学课程往前移,然后在高小引入新的数学观念。他这个想法非常好,做了试验后,才发现到,“抽象”是个大阻碍。课程移前了,抽象的概念或运算提早了,聪明的小孩能理解然而大半的儿童却无法接受。为了顾及所有的儿童教育,课程没法改换,一般小孩要到了小学三四年级,才开始教西方的加减乘除。

然而用中国的珠算来做加减乘除,那是在推珠子,那是一种形象的连续转换,而不是抽象的运算。就因为没了抽象的运算,结果连4,5岁的幼儿园小孩也都能接受,都能学习加减乘除了。这一来,如果用珠算来教小孩子,就可以把儿童学习加减乘除的时间从10岁降到了5岁。提前建立对于数的认知,尤其是深入地体会一种数理与实物(算珠)的关系,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神墨课程在圣地亚哥当地引起广泛关注,一把算盘拉近了东西方文明的距离】

因此,好莱坞著名导演、奥斯卡奖获得者马尔科姆•克拉克(Malcolm Clarke)在纪录片《善良的天使》的拍摄中,提到“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许多国家中,都承认中国孩子的数学优异这一事实,我们希望,通过珠心算教育来促进共同的教育发展。我期待着神墨的教育系统会培养孩子对于数学以及许多领域的全新的兴趣甚至热情,以至于惠及每个孩子一生的一个新的开端。” 美国当地小学校长也表示,美国如今正面临教育改革,将会引进珠心算教育作为一项重要改革措施。或许不远的将来,中国文化将在更深的层面上,在全球越来越多的地方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
【好莱坞导演马尔科姆·克拉克先生为神墨珠算博物馆题词,其执导的中美文化纪录片《善良的天使》中将神墨作为重要素材】

珠心算的教育功能(三)——培养儿童少年超常的计算能力
解读珠心算与数学的关系